星期五, 8月 04, 2017

和諧、尊重與寬裕(余裕)

現在實在沒有空(沒有寬裕,余裕がない),暑假計畫的事情進度嚴重落後。更麻煩的是,只有焦慮沒有做事的勁....
這種時候,反而會想做其他的事。就像寫這個文章,寫這個是被前一些日子的兩篇文章所觸動的。其一(日文)、其二(中文)。


因為兩個都是新聞網址,可能不久就被刪除,加上一個日文、另一個中文,我就先簡單翻譯日文的報導如下(中文就....):

一位老先生,他帶著結婚50年的太太的骨灰搭飛機準備到故鄉的祖墳埋葬。搭機前告知隨身攜帶骨灰罈。上機之後,他把骨灰罈收到上面行李架上。空服員走過來,問他:「我們已為您的伴侶留您隔鄰的位置,她在哪?」。他跟空服員說已經收好了,空服員就拿出來放置在隔壁的座位上並繫上安全帶。飛行途中也特地準備一杯飲料,跟他說:「這一杯是給您太太的」。...(以下省略)

同樣是骨灰罈,兩個故事為何差這麼多?其實我在此並不來引戰,更不想很簡化地說這個是文化差異、民度之不同等等方向。我想,往一般論的方向來說說,為什麼兩個骨灰罈的命運不一樣。
我相信,大家在日常生活當中不希望一直都有爭執,一直在吵架。我們什麼樣的情況下可以不爭執、不吵架?最簡單,最直覺的想法就是互相「不侵犯」就好。也相信沒有什麼人沒事想要找人吵架的吧?但在這個社會當中,常莫名其妙地被威脅,也被侵犯。而我觀察這些來威脅、侵犯他人者往往自己被自己的幻影所驚嚇,或是把不同於自己的人或事物認為是異端就來攻擊。就像近年來的LGBT議題與恐同團體的表現。
簡單來說,互相之間尊重他人的存在與價值觀,應該也沒有什麼好爭的事情。
回到我引用的兩篇新聞,為什麼日文的骨灰罈受到如活人般的尊重,而中文中的骨灰罈被形容成令人不悅的物品??其實我覺得兩架飛機中的環境不同,以及工作人員的背景不同所造成的差異。差異的重點,以我自己的想法,是工作空間中的寬裕程度的不同。我說的寬裕不僅是物理上,空間、時間上的寬裕,更重要的是心理或心態上的寬裕。我們自己有餘力的時候比較能同理他人,也比較有辦法幫助他人。當我們自顧不暇的時候,實在沒有心上的餘(寬裕的心)來同理,更不用說協助他人了。

好了,我真的沒有餘力,實在沒有空(我課程大綱、進度表還沒弄,後天就是死線)。就很暴力地下個結論:
我們生活在地球這一個太空船中,資源本來就有限的。所以有餘者,應該就比他人寬裕,那這一些人一定要多多貢獻社會。否則,貪得無厭,勢必侵犯他人資源,引起爭端是必然的。為世界的和諧,那些有錢、有勢的人,應該更加的回饋社會啊!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感謝給我回饋,現在不作審查,但請填「字詞驗證」。對於各位的意見我會每天來拜讀,但回覆難免有時慢了一些,還請大家原諒。